闲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缇亚】someone like you 01

  万年潜水党,很少写文,主要还是缇亚这片土地太贫瘠,饿的遭不住了,就自己产出自娱自乐……感谢每一个愿意读我的拙劣脑洞产物的小天使。
  发在lofter好方感觉这里都是大大的样子诶【。

 

  缇奇·米克是一个对生活抱着自由自在态度的人。

  有话说得好,船到桥头自然直。

  即使处于种种升学压力、就业压力、结婚压力等等的洪流中,缇奇·米克也长久保持着自己毫无建树的个人履历和毫不上进的工作态度。

  他当过调酒师,高空清洁工,快递小哥甚至大提琴手,工作众多,但是没有一份坚持过三个月。被一份稳定的收入绑架是不快乐的,秉着如此想法,有班的时候上班,没班的时候就在家泡咖啡看电视打游戏,不泡吧不嫖不赌堪称新时代好宅男的缇奇的日常生活就像个小老头子。

  实际上缇奇·米克还很年轻,称得上英俊潇洒。颀长的身形,小麦色的皮肤和深邃的眉眼,趁得这个26岁的男人说不出的性感。

  他刚搬来没多久,很快就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小有名气。附近的小姑娘都喜欢茶余饭后路过他的小独栋,说不定就能欣赏到某人系着围裙在花园里满头大汗的英姿。

  缇奇所住的独栋是座老房子,位于市郊,被原来的主人翻新了几次,仍然保留着它一百多年前的建筑风格。房子的原主是个古怪的老绅士,这座房子本来多年因其定的高的离谱的价格无人问津,却突然将其抛售。那时缇奇刚搬来这里,在中介那边看到了房子的照片,鬼使神差的将其买了下来。

  其实缇奇在中介介绍之前,只打算在市区买一处公寓,无论是位于市郊的位置,还是作为一个年轻人,一个单身汉,这座复古的老房子都与他格格不入,他也无意像个老头子一样拥有一个花园。

  但是这座房子的模样让缇奇莫名的感到亲切,甚至陷入一种冲动。那种模糊的感觉让他心跳加速,肾上腺素增多——于是他成为了这座房子的新主人。

  冲动过后就得承担后果。他买的不是座空房子,里面摆满了旧家具以及原来的房主当成置物间堆放的一堆东西。急于搬家的缇奇也来不及彻底的将这小独栋清扫——于是只是将一楼以及二楼的卧室,大型的旧家具都清走以后便匆忙搬了进来。

  甚至二楼有几个房间的管道和线路也是不齐全的,好在缇奇并不需要这么多房间,他打算把那几个房间都用来堆废物。楼上除了卧室的几个房间还没整理过,大概以前是作为书房之类的。

  缇奇在埋头于房间整理时,发现了这座老房子的有趣之处——这座房子想必有相当的年头没有人住了,在堆积的灰尘之下他能看出人居住的痕迹。衣柜里挂满了衣物,立式衣架上有几件外套,壁橱里还有碗筷和茶具,缇奇甚至看到了一本铺开的笔记,和放在边上的蘸水笔和风干的墨水瓶,笔记上的字迹已经看不清了,看起来像是给谁的留言。

  所以,卖给他房子的老头不像是这座房子真正的主人,更像一个保管人。这座房子真正的主人在许多年前原本在这里生活,然后某一天主人突然离开了,甚至没带走任何东西,并把他的房子留给一个人保管,也许要等他回来。但最后主人没有回到这座房子,这座房子便堆积岁月的尘埃,直到他缇奇·米克搬进来的这天。

  不过缇奇并没有多加在意,他只想给自己整理出一个琴房。

  早上去上班之前,缇奇要把他整理的没用的东西扔掉。

  今天早上,就在他搬动的时候,一个小盒子掉了出来,盖子摔在地上后被震掉了。从盒子里滚出来的小东西转了两个圈,反射的阳光晃得缇奇眨了眨眼睛。

  “戒指……?”缇奇不可思议地看着,走过去把它捡起来。

  一枚黑钻石钻戒,做的非常精致。这一定是这个房子的原主人最宝贝的东西吧?

  直觉告诉缇奇,包括卖给他房子的那个老头也不知道这个戒指的存在——这种上流社会才有的奢侈品,居然在这种朴素的独栋里?

  指尖抚过闪耀的黑石上的棱角,缇奇陷入沉思。

  这枚戒指,竟然给他相似的感觉。就和这座老房子一样,似曾相识,说不出的亲切感。或许是自己其实很喜欢这类东西,才有这种错觉?不,不是的。

  恍惚中指尖穿来一阵刺痛,他的手指被戒指划伤了。

  钻石沾上了缇奇的血,好像在发光一般——在缇奇将其缓缓的转动下反射的光芒更加妖冶。

  但他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虽然从搬到这里开始,有许多事情都很古怪,但是另一种熟悉、亲切的感情盖过了他应有的不安。

  “下班回来再研究这个吧。”缇奇思考片刻后把戒指放在茶几上,出门上班。








  如果说近日来发生的一切稀奇事情,缇奇·米克强大的神经都可以做到当做不存在。那么这次事情的古怪程度终于突破了他的接受范围,以至于他下班回家打开门之后便久久不能平息。

  “我说”缇奇吃惊地自言自语,烟都快叼不住了,“买这房子的时候,可没说这房子还有大变活人的功能啊。”

  门是防盗门没错,窗户也是新换的,没被打破,干净的连个擦痕都没有,壁炉不知道封了多少年了,总不可能是学圣诞老人从烟囱进来吧?!然而被封死的壁炉也是好端端的在那。这样缇奇·米克就更加不解了。

  放弃无用的查看,缇奇走向那个躺在地板上的、莫名出现的不速之客。

  地上躺着的人,穿着红黑的制度和长靴,制度左胸口缝着蔷薇十字架,衣服上的吊饰的质感貌似是纯银的……这是军装?难道是这房子的幽灵?不靠谱的想法从脑中升起。

  视线转移到这个人的脸,如果不是现在诡异的情况,换做平常缇奇肯定会对这张脸的主人投以欣赏的目光——一张足以被称作漂亮的少年的脸,和不同于常人的左脸上的五芒星和红色疤痕,和全白的头发。

  他无法对这个男孩生出敌意。或许是因为他无害的外表,也或许是因为这男孩给他的熟悉的亲切感。

  就像这栋老房子,就像那枚戒指一样,似曾相识,温暖令人留恋。

  恍神间缇奇发现自己的手已经不自觉的抚上那个少年的脸,琢磨着少年额头上银色的发丝。发现自己的奇怪行为后缇奇迅速抽回了手。

  最近的怪事真的太多了。重新点起一根烟,缇奇笑着摇了摇头。

  暗金色的眸子微敛,眼光流转,落在躺着的,昏睡不醒的少年身上。









  亚连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他的意识还没有昏昏沉沉之前,他记得他正在任务的途中。那是亚连从方舟回来后的第一个任务,也是第一次他独自一人出任务。他记得科姆依在电话中和他讲,中央厅的人就要到教团来了,让他在外好好调查,不调查彻底绝对不用回教团。

  科姆依的意思,大家都心知肚明。 大概是因为大家都没法看着这个只有16岁的孩子日渐消沉,大部分时间都一个人躲在奏者的房间里的情况继续下去,所以教团总指挥难得的勤奋一次,在堆积如山的探索部队任务里找了一份最没有圣洁可能性、路途最远、风景秀丽的任务,以未知数太多还是派个实力的驱魔师过去保险的理由,在那张任务纸上草草涂改两笔,就强塞给了亚连。

  教团中每个人身处自己的位置上都不自由,能为这个孩子做的最多的就是给他一些可以卸下逞强伪装的私人时间与空间,给他在暴风雨来临前一些喘息的时间。

  亚连是感激科姆依先生的,作为室长的他能在这个节骨眼为自己徇私——就像在熟睡的猛兽的窝里偷幼崽,保全自己三分靠谨慎,七分靠运气。

  一个人散散心固然不错。然而任务途中,失去了探索队员的援助,失去了同僚的帮忙,手里的那张地图在亚连看来上下左右转一遍,差不多都一个样。

  他本来要感去镇子里坐火车,却莫名走上了一条逐渐变得荒无人烟的小路,一辆来往的车辆都没有的情况下,失去的方向感的他只能凭感觉兜兜转转。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天上又下起暴雨,好在亚连在雨幕中瞧见了一座房子,他便跑过去,或许好心的屋主会让他避雨。

  运气差到极点,房子是空的,即使叫了许多次也不见有人回答,房子里也没有灯光。亚连用力叩了叩门,做最后的尝试——吱呀吱呀的老旧木门的声音传来,门被亚连叩打开了。

  是废弃的房子吗?亚连如此想着走进去,总之先进去等雨停了,然后和总部联系一下吧。

  记忆到此为止,然后亚连就陷入了半梦半醒的混沌之中。潮湿阴冷的感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暖洋洋的柔软的感觉,感觉就像是有人把他抱到了一个暖炉边上。温暖的气息一点一点,把亚连从混沌的泥沼中拽出。

  “唔……”睁开双眼,睡太久的后果就是全身上下的脱力,亚连挣扎着坐起来,惊讶的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而自己身上滑轮下来一件男士外套,上面还有淡淡的香水气息。

  亚连不解的眨眨眼,他是进了一座房子没有错——但绝对不是他现在身处的这个,显然这里的主人照顾了他。

  “抱歉,请问有人在吗?”亚连张望着提高音量问道,主人应该在别的房间吧,胡乱走动是不礼貌的。

  从二楼走下来一个人。亚连听到那个人的位置传来的声音,磁性的男中音温和的好像照进来的阳光,透着不经意的调笑语气。


“你醒了吗~少年?”

  无数次尝试叫醒少年未果之后,缇奇无奈的先把少年抱到了沙发上。少年还发着烧,额头烫的吓人,手脚冰凉,在睡梦中总不安的皱眉,缇奇便把外套给他盖上,转身去找点退烧药和冷敷的毛巾。

  拿着药下楼的时候他刚好听到了楼下人的询问。声音不错,这令缇奇心情愉悦,温柔且彬彬有礼,就应该是那个长的人畜无害的少年的声音。

  当缇奇看到少年看向他,那双睁大的鸽子灰的清澈的眸子时,这份愉悦被无限放大了。

  少年背着光的白色发丝就像与光融为一体,虽然眼前人是个男孩,缇奇仍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天使。

  缇奇有很多少年醒过来之后的应对措施,唯独眼前这种情况毫无防备。

  天使瞪着眼睛看向他,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瞬间充满了戒备,仿佛自己再进一步就会要了他的命一般。

  “少年,是我捡到的你。”缇奇只好笑笑,向着少年扬了扬手里的药盒子,“你发烧了,昏睡至少有几个小时了,我可是去给你拿药了哦。”

  然而少年根本不为所动,只紧锁眉头,直直盯着缇奇的眼睛。然后缇奇再一次听到了少年的声音,冰冷又充满敌意的。

  “缇奇·米克。”
    少年缓缓道出他的名字。
    “演够了吗?”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