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缇亚】意外

本来只是想写一个表达对缇奇的痴汉的小段子,不小心给写长了

感觉写的好难吃……掩面,但是自己写的时候很开心,诶嘿嘿

  

  

  

  

  

  皮质的过膝长靴修饰性感的线条,一双长腿被包裹在黑色的皮裤皮靴内,肌肉的轮廓若隐若现。靴子根部敲击在瓷砖地面上啪嗒啪嗒作响,随着脚步迈动,身上白袍摆动,紧勒的上半身暴露出大片小麦色的、健美的胸肌,可以看到一道狰狞的疤痕横在大敞的领口下,横穿到男人右臂的肱二头肌上,一层细汗随着还未平稳的呼吸渗出,起伏的胸口下方白袍简单扣了一个口子,然后就是同样浅巧克力一样的腹肌,深刻的人鱼线,一路探到胯骨处勒紧的皮裤下方。

 

  天……天啊!!多么完美的身体啊!!他的身影映入众人眼里,本来嘈杂乱哄哄的场内,随着视线聚焦甚至短时间的安静了下来。

 

  女孩子手中的相机,iPad,手机,跟着激动的心情和双手一起微微颤抖,努力的想要把这样的景致留下来。

 

  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惊喜,简直就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呀!

 

  黑色长卷发随意在脑后扎成一股,几缕不听话的发丝翘起来,卷卷的同样四处支楞的刘海垂在额前和耳侧,高耸的眉弓骨和鼻子山脉一般凸显男人立体的脸庞,暗金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挑,落在阴影里,下巴和颌骨的线条凌厉又不失优雅,薄唇微张,简直,让人无法不去遐想——

 

  这是一个散发着野性的优雅气息的男人,虽然就在几分钟前,他的眼睛还是像海水一样深邃,暗藏着杀意的,可是此刻更多的是疑惑不解,瞪大眼睛,眉头皱起,看起来有点傻。

 

  有人发出了惊呼声,情不自禁的感叹声,趋于安静的气氛又骚动起来。

 

  本来各自聚堆,已经很拥挤的场内,一下子以缇奇为中心聚拢过来,年轻的女孩推搡着,手中高举大大小小的白色四方体,直线向他走过来。

 

  缇奇视线扫过这个像是在搞什么集会活动的大堂——挤满人,大多是年轻的女孩,穿着奇装异服,还有另外一部分穿着更古怪的性别不明的人。

 

  不解的眨眨眼,直觉告诉他,这些女孩和舞会上对自己暗送秋波的小姐们不同,她们并不在乎此时自己在场的感受。不对,解读这里的气氛,大概她们就觉得自己这样被参观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难道……难道是什么邪教活动?

 

  深入人类生活的缇奇了解过那样的活动,那时人们眼神应该就是现在这样的。

 

  惊喜,冲动,这种神情他曾在难得碰到喜欢的玩具的罗德脸上见到过,在看罗德穿上新的小洋裙的薛里尔脸上见过,还有一次他曾有幸亲眼目睹,在战场以外的场合,饿坏了肚子的少年在饭桌上看到食物时,闪闪发光的眼睛里所含的情绪。

 

  ……应该说,渴望?憧憬?

 

  那为什么他会被这群人用一种饿坏了的表情盯着,而且还像马戏团的动物一样,似乎被人群围了起来?

 

  这太突然,太古怪。缇奇动了动,他选择后退了两步。

 

  眼前一群激动的不明生物就随着他前进了两步。他依然位于这个没有攻击性但是就是让他不舒服的怪圈里。

 

 ……

 

  如果快乐诺亚的记忆没有被罗德,或者瓦伊兹利那两个小混蛋捣蛋做了什么手脚的话,他记得他刚刚还处于战斗中。

 

  在和当下完全不同的场合,小镇郊外,阴冷的黄昏下,他带着恶魔,和少年针尖对麦芒一样激烈的战斗。

 

  围攻的恶魔根本打不破道化的防御,都只是一些徒劳的骚扰,少年好看的眉头皱起,左臂变化来的巨剑把恶魔破坏,同时防御着他用迪兹发起的一次次进攻。

 

  一场非常完美的遭遇战。打斗中缇奇额角淌下汗水,挡住刺过来的爪子,感受到愤怒的少年的气息就在他的胸口处,离的很近,然后少年抬头看着他,被诅咒的鬼魅一般的左眼和清澈的,此时饱含复杂情绪的右眼瞪向他,两个人对视,弹开,再次交锋。

 

  一切都和他设计好的一样,这场非偶然的偶遇,和以往数次的战斗的发生如出一辙。

 

  不对,这次怎么说肯定是出意外了吧!?回忆了一下,缇奇面无表情看着对着他左拍右拍俯拍仰拍换各种角度拍的女孩子们,心头升起一股无力感——他现在一点杀意都提不起来。

 

  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恶魔被破坏了,根本无法影响他和少年的战斗,然而老天就是爱开玩笑,那时爆炸的威力吞没了他,他直接选择使用诺亚能力来防身。

 

  事实上他也的确没被爆炸伤到,只不过爆炸后的烟气弥漫,他从伸手不见五指的烟雾中走出来,然后——就站在这了。

 

  没有落日下远方的小镇,没有残余的恼人的恶魔,没有盯着他缠着他发起一次次进攻的少年。只有这陌生的环境。

 

  这群人叽叽呱呱说的都是他听不懂的语言,吵的很,突然一个词汇如同惊雷一样窜入他耳朵里,虽然发音略有不同,但不会听错,她们喊的是——

 

  “缇奇·米克!!!”

  “啊啊啊啊啊啊!!是缇奇!!这只太棒了!!”

 

  ——啊哈,是有喊我名字没错吧??

 

  虽然很吃惊,不过我真的一点也不想计较你们怎么知道我名字的,缇奇心想。这群女人在他眼里比体内的诺亚因子对圣洁天生的破坏欲带来的不适更甚,应该说惊悚才对吧。

 

  他现在只想脱身,就像他以前在赌场里出完一场老千,再暗自离场那样,眼前的热闹和纠纷无论多么激烈都事不关己,离开这破地方,赶紧回到少年那里去。

 

  于是,一直安静站在原地的男人突然优雅的转身,在女孩子们的眼中,包裹性感身体的白袍下摆轻轻扬起,简直就是无风自舞,美艳绝伦的男人嘴角勾起邪魅的一笑,就像——

 

  他跑了。

 

  按下了奇怪开关的人群以缇奇不可想象的速度追了上来,在他看来,她们不像是想抓住他,但这才更让缇奇抓狂,她们永远只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尾随,手里平举各种设备对准前方优雅逃窜的男人。

 

  缇奇想起来,这势头有点像那些视死如归的黑色教团的探索队员……好像那群人就是手里举着个什么东西到处跑的。

 

  后面跟着一群尖叫的疯女人,他穿过刚刚的大堂,跑进另一个展厅,这里有许多摊位,正在贩卖东西,画风都差不多一样奇怪的人穿梭在这里,看到自己时讶异的睁大眼睛然后举起手中的——对,就是那种四四方方的设备,可能是邪教的秘密武器,举起来冲着缇奇,眼里闪烁诡异的光芒。

 

  缇奇觉得自己现在看起来应该有点狼狈。不过无所谓,他只关心怎么尽快回到少年那里去。他在爆炸中消失了,只留了一堆无趣的恶魔在那里,不知少年看到他不见了,会有什么表情?

 

  他还从未不打招呼就消失过,在少年的逃亡旅程中,两个人这样毫无意义的一次次战斗似乎已成无言的默契,或者只是缇奇一个人单方面承认的默契。少年会作何反应,是在消灭完恶魔后就一个人离去,还是会在意他的消失去找他?

 

  边跑边分神,很快就到了无路可逃的境地。眼前落着一堵墙,身后是如狼似虎的人群,那些人中似乎有人想和他沟通,但缇奇没心情搭理,他心里边想着赶紧回去,再想想这群奇怪但明显只是普通人的人类,权衡了不到半秒,直接做出选择。

 

  动用诺亚的能力,他就在这一群人的目光中大刺刺的向前走,仿佛水泥墙不存在一样,走近了墙里面,消失在人们视线里。

 

  这样会吓到普通人吧?不过无所谓。

 

  还站在墙里,因为诺亚的能力他还是能看到和听到墙外的情况,转过身,呆愣的发现那群人根本没有被他的行为吓到,反之他听到喜悦的尖叫声,女孩子把双手捂在心口激动的不能自已,盯着自己消失的位置,仿佛能看到墙内的自己一般,眼里射出饿兽捕食时的精光。

 

  这是正常人类的反应吗?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两步,果然这么诡异的情况还是走为上策吧!

 

  走出厚厚的水泥墙,室外的骄阳照在缇奇小麦色的皮肤上,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站在街边,隔着一个灌木丛的绿化带,外面是车水马龙的大街,街道的地面都是平整的黑色,从两个方向过来的汽车在街上通过。

 

  可……可以……虽然不认得,至少还没超出接受范围……缇奇自我安慰。

 

  一个戴着遮阳帽的大妈从绿化带里的小路的一侧走过来,两手拎着塑料袋,里面装着她刚从菜市场买的蔬菜和肉,高高兴兴的正准备回家做一顿美味,喂饱她的宝贝儿子,路过今天听说是有个什么展的展厅边,站在那里的高大的外国男人一下子引起了大妈的注意。

 

  看到有人来缇奇下意识想起刚刚的情况,心底一阵恶寒。出其意料的,那大妈倒是没对他露出什么可怕的表情,看到缇奇敞胸露脐的装扮,大妈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开始有点窘迫,然后就在缇奇眼中,毫不掩饰的转为鄙夷的情绪。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大妈瞥了一眼,嘴里嘟嘟囔囔,当没看到过他一样继续走过去。

 

  直接忽视了大妈对自己的鄙视,缇奇感慨,原来还是有正常人存在的。即便语言似乎不通,他走上前去,试图和大妈沟通一下,了解现在的情况。

 

  结果那大妈看缇奇凑上来,不管他面部表情多么温润有礼,散发怎么样的男性魅力,在传统大妈眼里,缇奇这样穿着暴露还留长发的年轻人,直接等于不学好的社会小混混。缇奇还未张口,大妈直接防备的,从购物袋里抽出一根擀面杖举到两人之间,大有一副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的架势。

 

  尴尬凝固在脸上,一向自信的他也只好退后给拒绝沟通的大妈让出路来。他有点懊恼还有点失落,想着不会就这样回不去了?那边的少年,就算本来有打算等一等自己,半天找不到之后也会觉得自己是耍他,然后离开吧?

 

  缇奇一张俊脸上愁云密布,如果是刚刚那群疯狂的小姑娘看了,一定会抓着拍照不放。

 

  等等,那些人不会追出来吧?

 

  心里警铃大作转过身,果然,那些长发披肩,穿着短裙,拿着诡异设备的恶魔们正从远处一点点逼近——她们不能穿墙,所以从展厅跑出来,绕了点远。

 

  缇奇心里正考虑甩开还是把这些人放倒,路边一辆客车经过,烧劣质柴油的车排气管排出黑乎乎的尾气,呛了就站在路边的缇奇一脸,那种从未闻过的味道让缇奇捂住鼻子。

 

  ……还有点辣眼睛。

 

  这么想着,他狼狈的闭眼咳嗽了两下。

 

  烟雾弥漫,到处都是恶魔被消灭后正挥发的尸体,即使因为寄生的圣洁不会受到毒雾的影响,亚连还是忍不住边咳嗽,边在一地的恶魔尸体里搜寻着。
 
 
 
  他找不到缇奇了。

 

  缇奇要是这就么死了就太扯了……他根本不信好吗。又没有罗德的门的能力,到底是怎么大变活人不见的?

 

  “就算是耍我,也不能这样啊。”亚连懊恼道。

 

  “什么啊,我干嘛要管缇奇去哪里了啊!”

 

  就算这么说,心底还是有点着急。亚连此时倒是有点怀念缇奇的笑了,虽然那悠然自得的调笑每次都让他心底没来由的愤怒,焦躁,又被迫与缇奇战斗,但是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了。

 

  如果缇奇就这么消失了,他不会觉得轻松,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迫切的希望缇奇的消失只是幻觉,那个总是袭击自己又造不成什么伤害就告别的男人能再出现,然后和自己打一架,希望一切能归于正常。

 

  “缇奇……?”

 

  失落漫上心头,亚连不抱希望,恹恹唤道。

 

  “少年。”

 

  男人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心头一颤,果然缇奇你是在耍我吗?!刚刚竟然还为这个敌人担心了,思及此亚连就咬牙切齿,恨不得马上回身给男人一顿老拳尝尝,但是他没这么做。

 

  因为他被缇奇的举动吓得呆住了。

 

  他的敌人,快乐的诺亚,居然从他背后轻轻的抱住了他。

 

  缇奇身上的锋芒退去,他低下头,将额头抵在亚连的肩窝上。少年的体温温热,柔软的扎着小辫子的白发蹭着自己的额角,感受到怀里人僵硬的一动不动,缇奇无奈的笑起来,将自己完全放松了。

 

  “虽然你不知道,但是其实发生了很多事……”

 

  “总之,少年,今天休战吧。”

 

  我为什么要和敌人休战……被搂在怀里的亚连碎碎念,可是看那个危险的男人现在完全没防备的抱着自己,不知为何让他想起来毛茸茸的会蹭人的大狗狗……呃,这和缇奇·米克有半点联系吗?!

 

  我是和平主义者,和平主义者,和平主义者……如此说服自己,亚连没开口,默许了缇奇这种莫名其妙的举动。

 

  勉为其难让你抱一会好了。

 

-

 

  “喂喂!亚连!亚连!!快起来看这个!!”

 

  正午睡的男孩被舍友喊醒,他翻了个白眼,不情愿的从上铺探出头来。

 

  栗色的短发软软垂在两侧,银灰色的眼睛半睁着,满眼的没睡醒。

 

  “拉比我跟你说要是还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你就完了——”

 

  “不是啦不是啦!真的,你快看。”

 

  红头发舍友把手机举起来,上铺的亚连刚好就能瞧见那条动漫网刚刚播报的新闻,惊的他一点睡意都没了。

 

  什么神cos引起骚乱……什么特技现场……久远的记忆被唤起,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翻身从枕头下面摸索出手机,亚连咬牙,恶狠狠地在屏幕上敲出一个个数字,然后拨出电话。

 

  那边上班的男人正忙里偷闲的在办公室里午睡,特定的电话铃声想起,缇奇睁眼,一秒清醒,拿起手机,来电备注“老婆大人”。

 

  开心的接通电话:“少~年~想我了吗?”

 

  “缇奇。”少年的声音阴森森的,隔着手机缇奇都能感受到那边传来的低气压。

 

  “怎么了吗?少年?”

 

  “看刚刚的新闻了吗。”

 

  “恩?没看啊……有什么问题……”突然缇奇脸色不大好,“等等,你说的新闻不会是……我吧?”

 

  “你说呢?呵呵。”

 

  当年缇奇事后骗亚连,当初经历了怎样怎样的危险,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自己了云云,害的亚连后怕了很久。

 

  “这个……是误会,误会。”缇奇一头冷汗,干巴巴解释。

 

  “笨蛋缇奇!这周末我不回家了!!你自己过吧!!”说完就挂了电话,完全没给男人狡辩的时间。

 

  电话响着忙音,石化的男人过了半晌才放下电话,心虚的点起一根烟,静静思考人生。

 

  这次要准备些什么送给少年才能把少年哄回家呢……

  

  end.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智障啊可是我就喜欢这么智障的东西!!

谢谢不嫌弃的看到这里的人!

评论(8)

热度(51)

  1. 艾丽丝闲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伊莎贝尔
    闲语:
  2. 千陇ks闲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