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缇亚】someone like you 02

  城市的闹市区总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充满活力,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火烧云从天际蔓延过来,从热情瑰丽的红逐渐转变成淡淡的天青色,矗立的写字高楼的尖端顶着天幕,借这天色将这钢筋水泥的森林也染上交错的暖光与暗影,在初秋的傍晚潮湿的空气里透出点点的暖意。

  人头攒动的街头和广场上总不缺少任何引人注目的新鲜事,拉风琴的街头流浪乞讨者,三三两两的拉帮结派的年轻人,或者某个商家宣传新商品的露天展台,同这忙碌的高峰时段的街道拥挤的路况,一起构成一幅再和谐不过,属于这座城市的图画。

  缇奇·米克属于这里。即使他刚来到英国不久,城市白天忙碌的工作日常与夜色下疯狂的夜生活,对这个男人来说都是轻车驾熟。在他来到这个到这个天气阴晴不定的城市之前,下班后和一群不急着回家同为单身汉的狐朋狗友们去找乐子是家常便饭。

  这个男人很好交朋友,拥有所有南欧人共有的热情特点,他从不刻意去挑选自己接触的人群,对任何阶层的事物都抱着探索的态度。只要能让自己开心,他愿意交各种各样的朋友。

  不过从买下那座远离市区喧嚣的房子之后,缇奇变得不再喜欢在这里逗留,他更期盼着回到自己家里消磨时光,加上偶尔琢磨一下老房子里是否还有什么未发掘的东西。

  这一天与往日稍微有所不同,男人下班后匆忙到来不及与同事们寒暄,只是迈着快速的脚步离开办公楼,寻找自己的车位,甩下一句“我今天有事,抱歉先回去了。”就驾车离开。汽车发动驶上机动车道,融入城市傍晚的图画里。

  对于缇奇的同事来说,这一点小小的特别无可厚非。他们中一两个人提出了缇奇是不是恋爱了的观点,然后三言两语过去,一切如常。

  同样的,在一个硕大的的钢铁城市里,不论对于城市还是城里的人,运转的齿轮的小小的改变只是微不足道,忙碌的人群只是迈着急匆匆的步伐去完成自己的事情。

  当顶着一头白雪般的中长发,却拥有一张精致的少年脸庞与额头的红色五芒星的男孩闯入这幅画面时,甚至没有让这里流动的平静泛起一点涟漪。穿着黑底红条的军装和长筒靴的身影逆行走过人群,一些人侧目——然后他们看到这是一个男孩,满面倦容。男孩鸽子灰的眼睛偷偷瞄向那些目光一秒,然后迅速转过头去,步履匆忙着消失在人群里。

  他已经走了相当久的一段路。起初看到的景色只是道边的绿化带和一幢幢隔了一些距离的民居,他逃离的那个房子就是这些民居中的一个。再后来看到的建筑越来越高,愈加密集,以一种完全陌生,闻所未闻的建筑风格呈现在他眼前。

  亚连想过就像他离开了师父只身寻找教团时那样,去搭别人的便车,但是他至今没看到一辆马车,黑漆漆的平坦车道上只有一些大铁盒子飞速开过——带轮子的,不用马拉也跑的飞快。有人坐在里面,但是没有人曾注意到自己。

  最后他自己走到了城区里。他跟着人群走,无师自通学会了看红绿灯走斑马线,无数车辆排成的长龙就在他身侧,让他联想起呜呜开动的即将冲过来的火车。

  他到处瞎转,试图找到回去的线索。然后迷失方向在这个混凝土森林里。

  跌跌撞撞走在道边,在骑车的鸣笛声中,巨大的电子广告牌的影像里,和那些林立的高楼反射的灯光里,徒劳地寻找自己曾接触过,让他感到熟悉的事物。

  而当视角转到一个举着扁平方形金属并且随着自己行进的方向转动手臂的人时,不管站在哪里都格外显眼的白发少年一时间不知所措。他狼狈的跑开,远离那道视线。

  他讨厌那个人看自己的眼神。

  从亚连记事起,从他还只是一个没有名字的弃儿起,他就学会了如何躲避人们那种像看戏,看怪物一样盯着他的眼神。当演员们在前台与观众狂欢时,他在无人的后台一个人做着繁重的工作,当舞台谢幕,所有人回到后台时,他就偷偷跑到帐篷的后面蹲着,在没人看得到的地方把身体蜷缩在一起,伸出双手,哈着气,试图温暖自己。

  与库洛斯同行几年之后,他依旧没改变自己这一点——不管是兜帽,头巾,长袖的不合时节的衣服,即便随着时间流逝,他学会了理解恐惧和平淡看待自己的特别,遮掩自己特殊外貌的习惯他也无法舍弃。

  另类的发色,被诅咒的辨认恶魔的眼睛,丑陋的腥红的手臂。不被认同的部分隐藏起来,是亚连下意识的做法。

  直到他加入黑色教团那天。想到这里,躲在阴影里的亚连抬手轻抚自己额上的红色五芒星——那里已经不再被中分的留海遮挡了,大刺刺的露在外面。亚连拨弄自己的留海,依旧遮不上那鲜艳的红。

  把手伸向空无一物的肩后,也已经没有可以遮挡的兜帽了。

  还好,他抬起头,看了看缓慢变暗的天幕,突然袭来的眩晕感让亚连打了个晃,带病的身体正向他抗议着,呼吸也变得沉重了。他努力站直,向四处张望之后,打算先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待着。

  天就要黑了。

  亚连觉得自己的脑门大概要着火了,口干舌燥,体温越来越高却手脚冰凉。

  他不该拒绝那个缇奇给他的药的。

  可是那个缇奇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这里不是罗德的梦境,也不是缇奇搞的鬼……这里真的是20xx年的话,那么那个一模一样的缇奇·米克又是谁呢?

  我为什么在这里?我要怎么回去?

  大脑好像变成了粘稠的浆糊,对于提出的问题已经没有能力思考。

  亚连揉揉眼睛,疲倦已经侵袭全身,或许他可以找一个教堂,如果这里有的话。






  “嘿,甜心。”有人声传来。

  过分甜腻的语气惊的亚连一个机灵。如果他的脑子还没烧到损伤听力的话——亚连紧张的转过身,果然,后面站着一个男人。

  “我看你站在这里很久,”男人笑眯眯的弯下腰打量他的脸,“你在等人吗?”

  “不……没有,谢谢关心。”

  “诶呀说什么谢谢,真可爱。”对方不怀好意的眨眨眼,“遇到困难了吗,需要我帮你么。”

  “不用了。”

  “别客气,甜心,你一定是迷路了,让我先带你去个地方,吃点东西,然后带你——”

  夜色降临的街头,两栋混凝土建筑物紧夹的小巷子里,绝对不怀好意的搭讪。

  男人已经不掩饰意图把亚连向着墙边紧逼。亚连全身紧绷后退着,又一阵眩晕感袭来,亚连咬紧牙关,强撑着让自己站稳。

  “你看起来不太好啊,甜心。”

  男人为即将得手的猎物而内心欢欣鼓舞,他已经准备好了扑向这个白发少年瘦弱的肩膀然后将其制住。

  然而一个眨眼的功夫,他看到那个随时都可能被风吹倒下,自己一拳就能撂倒的小子居然动了,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腹部就传来剧烈的疼痛,然后一阵翻江倒海,他忍不住翻倒在地上呕吐起来。

  “失礼了!”留下一句话,亚连尽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小巷。

  转个弯,再转一个弯,要快点,再快点,不能被追上……

  一个不怀好意的路人在平常也许算不上什么,对现在的亚连却是雪上加霜。饥饿和困倦席卷高温的身体,经过刚刚那一拳,他实在没力气了。

  兜兜转转了许久,此时夜色已经降临,夜晚的黑遮掩不住城市的繁华,无数星星点点的灯光将城市映照成不夜城。很美,但是与他无关,他不认得这里,他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

  无处可去这种念头升上来就再也止不住,好像打开了记忆的阀门,多年以前那种孤单无助的恐惧再次把他淹没。

  早知道留在缇奇那里也不错……他也不想害我,对吧?亚连后知后觉地这样想着。






  一个惊险的超车,无视刚刚被自己赶超的车主的破口大骂,驾车的男人焦躁地咬着嘴里的烟蒂。他早就放下了两边的车窗,边开边同时向两边观察着,仿佛全然不知自己在市区这样开车是多么冒险。

  出于什么目的,自己在做什么,甚至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用那双暗金的眸子凝视着窗外的夜色。然后一抹白色突然在视野中略过, 缇奇狠狠的握了一下方向盘。

  飞驰的黑色车子突然减速停在路边,车门被打开却因为车主的忽视甚至没被关上,从车里钻出来的男人站定,然后急忙冲向了不远处那个成为他焦急源头的身影。
 






  再次意识到自己被针对性的靠近时,亚连在心里惊呼,他知道自己躲不开,更没有力气去躲。

  甚至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放弃吧。

  不行,再坚持一下……亚连如此想着,强行打起精神,只要一击,即使是现在的体力,只要一击击倒袭击的人就没事了。

  背后的身影越来越近……还有四步……三步……亚连的左手握成拳,随时准备转身。

  两步……一步……

  来人停住了。

  没有预想的身体接触,那个人停在了仅仅距离他一步的地方,没有任何动作。

  什么?亚连转过身去,对方的身形比他高大许多,他抬起头,视线顺着那个男人汗水打湿的衬衫,解开的领口上去——竟然是缇奇·米克,几个小时之前被他当成敌人甩掉的缇奇·米克。

  缇奇紧皱的眉头下的眼里似有波涛暗涌,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诶呀,终于找到少年你了呢。”

  缇奇首先打破了沉默,同时也卸下刚刚那让亚连紧张的表情,换上安慰的笑脸,轻松愉快得说道。

  “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吧。”

  “上车?去哪里?”回过神来,亚连呆呆地问缇奇。

  “虽然你可能听不懂,但是我必须说一下。”缇奇冲亚连挑眉,笑了一下,“我现在可是违章停靠哦,被发现之前我得赶紧开走。”

  “你先跟我上车,然后你想问什么都可以。同样的,我的问题你也得回答我。”

  “可以吧?”

  缇奇伸出一只手,对着亚连做出邀请的手势。

  “……好的,麻烦你了。”亚连听到自己这么回道。

  亚连坐在车里后排柔软的座椅上,靠垫毛绒绒的触感使他放松了不少。缇奇关上了车窗并打开空调让车里十分暖和,这让亚连昏昏欲睡。

  “你还好么,少年?”在前排开车的缇奇问,“先把药吃了,从盒里拿两粒,我把药和矿泉水放在后排座上了。你看得到吧?”

  “看到了,谢谢。”亚连拿起那瓶水将药服下,清凉的液体滑入体内让他清醒不少。

  “就这么吃了,你不怕我给你下毒么,少年?”亚连拘谨的样子让缇奇忍不住逗他。

  “对、对不起!”慌慌张张地道歉,想到自己之前对这个缇奇的无礼,亚连本来烧的红通通的脸一下子更红了。

  “诶呀,没关系,真的,就逗逗你。”

  以自己都没发觉的愉快的口气回复着,缇奇转动方向盘,把车停在车位上。

  这是个很热闹的地方,夜色降临也没有让这里的人减少,亚连透过车窗看着。不知道缇奇停在这里要做什么,但是自己也没什么立场去问他。

  “少年,下车了。”缇奇叫他。

  “要做什么,缇奇?”

  “你不饿么?!”缇奇故作吃惊地看他,“就算你不饿,我找你也找饿了。当然是去吃饭咯。”

  啊……他好像又误会缇奇了。

  缇奇下车后十分善解人意地走过来替亚连打开了后排的车门,并在那个白色脑袋钻出来之后,戏谑的看着那张相当吃惊地脸,给他披上自己的西装外套。

  “看在你发烧的份上,小鬼。”他说。

  “介绍一下,这是目前全球餐饮业最火爆的品牌之一。”

  “麦当劳。”

  而亚连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门口长椅的麦当劳叔叔,

“缇奇,那个人不累吗?”那张小丑打扮的脸吸引了亚连。

  “当然不累了,因为那是假人啊!”

 
  缇奇不知道亚连喜欢吃什么,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基本不生病更省去了照顾人的麻烦的他也不清楚发烧的人到底能吃什么,总之麦当劳这种快餐老少皆宜,更是受到现在年轻人的追捧——就像亚连这么大,至少亚连大概不会太讨厌。

  接下来的发展表明,缇奇完全想多了。

  看着原本坐在座位上十分紧张,却在接触到十食物后就像打开了新开关一样的亚连,已经把他的那份也吃掉了。

  没想到少年这么能吃——亚连专注埋头于食物中,没注意缇奇一直盯着他观察的视线。

  “你很喜欢。”

  亚连抬头,看到缇奇正一只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看着自己。

  “呃……抱歉……”意识到自己忘记缇奇的存在,亚连尴尬的放下手里的香芋派。

  “不用总是道歉。”

  “不不……对不起,我真的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不麻烦,你喜欢就好。”

  本来还想再逗逗少年的,可是看到那张羞愧的通红的脸,罪恶感油然而生,让缇奇不好意思开口了。

  “那个……”亚连张口,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又放弃了,低下头继续吃东西。

  缇奇拿出手机,按了几下,举到亚连眼前。

  “这是我?”屏幕上的照片让亚连吃惊地问。

  “我开始并不知道去哪里找你,只是顺着你离开时走的方向开车找。”缇奇收回手机,“没想到你竟然走了这么远,多亏你长的这么引人注意,有人在推特上上传了你的照片,参加了今天的一日话题,被我看到了。而照片上除了你,刚好也拍到了我认识的一家店。”

  “然后我就开车在这一片找你,按理说你早该走远了,我也只是碰碰运气,好在你没走远,我运气好就找到了你。”

  “你想问这个对吗,少年~”

  “那为什么来找我呢?明明我之前已经很失礼了。”

  “这个么……帮人总要帮到底吧?”缇奇揉了揉后脑勺说。

  亚连看着他,明显不相信他说的。

  “好吧,好吧。”都烧得脸红成这样了还这么难糊弄啊。

  “你应该和我家房子有什么联系,你今天出现在我家也许也不是巧合。”

  “暂时还是我的猜想,我很好奇,所以就来找你了。你也需要人帮忙,对吧?少年~”缇奇弯下腰,对上亚连的视线,满意的看到少年也在试探地看着自己,像在确认他的话一样。






  亚连看着缇奇。眼前的脸逐渐与自己记忆中的那张脸重合。

  两个人有完全相同的五官与棱角,一样的声线,甚至对自己的称呼也一模一样,一样的悠然自得,一样的说话的语气。

  而不同于那个曾对自己下杀手,也曾在方舟的战斗中选择放弃作为诺亚而作为人类活下去的缇奇·米克,现在坐在自己的对面的缇奇,似乎只是一个人类,正散发着热情温暖的气息,正笑着等待自己的回答。

  几个孩子尖叫着从身边跑过,碰掉了桌上汉堡的包装纸,闹哄哄的其他食客的声音充斥着这个空间。亚连有些恍惚。

  他不止一次的想过,只是如果,他与扮成人类的缇奇·米克更早结识,有更多的机会相处,如果他曾了解过缇奇·米克的话,是否他在方舟里将道化之剑贯穿缇奇的胸口,听到他那一声抱歉时,那心脏突然的收缩与钝痛会有所改变。

  两个相同的人之间,会一点联系都没有吗?

  他还是无法完全相信缇奇……但是他会交出自己的一些信任给缇奇,他无法不去感激缇奇对自己的帮助和关心。

  “谢谢你肯帮我。”亚连说。






  “小意思。”缇奇叼了根烟在嘴里,把亚连拉起来,搭上亚连的肩膀,“现在先跟我回家,具体的明天聊。”

  拒绝不了这种心底升上来的安心感。

  亚连想着,空洞的胃在得到满足后困倦像浪潮般袭来。

  他跟着缇奇回到车上,靠着柔软的垫子看着窗外的灯光越来越少,最后被随风摇曳的树的枝条取代,沙沙的摩擦声传进车里,传进他的脑海里。

  前面开车的男人一直没有说话,他开车技术很好,车子平稳开往缇奇的房子。

  安静中,亚连终于挡不住一天的心力交瘁,在车里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缇奇望向视线中越来越近的家,他把手伸进口袋,拿出了那枚戒指。

  闪耀的黑钻石,内侧喻意不明的话语,或许已经知道主人是谁的署名。

  也许不把这个告诉少年是件好事。

  眼神暗了暗,缇奇将戒指小心翼翼收回口袋里,驱车开进夜色之中。

tbc.







——
  那个。。。。问一下怎么在两个段落之间空两行。。。。。我明明空了两行的发出去就剩一行了,想哭_(┐「ε:)_

  有错字落字,看到了就修改过来没看到的话……十分抱歉!

评论(20)

热度(35)